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抒情短文

秋风吹到北方化成了雪

时间:2022-07-14   浏览:2次

十一月的风吹来了南方,唤醒了初秋。十一月的阳光见状,快步上迎,绅士地鞠了鞠躬。

我猜,定是初秋太早,缺了诚意,枝头的绿叶随风轻轻摇曳,荡着秋千,而那路过的孩子有些调皮,硬是拽下两片,一片扔在地上,一片捧在手心,随即跳跃在闪闪的阳光下。

此时的北方,已然漫天飞雪。脚下的路,每一个脚步踩下便是一个大大的雪坑。飘雪越是热情,前方的视线越是模糊,它像是一块巨大的橡皮擦拭着天地间的分界线,刷刷刷地几下,就彻底使人怎么也分不清天空与雪地。只有这时,寄身遥远北方的人,忽地想念起南方的暖阳,还有那个遥远的好姑娘。

无数次幻想到名字被写在雪地上,无数次被当头的烈日叫到醒来。有时分不清自己是向往北国的飘雪,还是留恋南方的暖阳,或仅是爱屋及乌,因为爱的人伫立在雪里,所以身在暖阳中的心早飞向了北方。随着风儿一阵,头上的枝丫似是歇斯地呐喊,是不是只有到达大雪纷飞的北方,怦然跳动的心才会感受到仅有的温度?答案似乎没人知道。但能确定的是,在奔向你的路上,尽管大雪纷扬,我都是热泪盈眶的!

不知走了多久,只见一路上冰雪已开始消融。我似乎有些累了,想闭一闭疲惫的双眼。而就在双眸合上的最后一瞬间,我看到一个身影见到不远千里奔来的我后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。这一刻,我好像不明白为什么,但又好像明白了什么。但无论如何,这一刻,我都决定回去了!

你也走吧,别回头,也别告诉我。我就当最后一缕阳光,送给了最黑暗的夜,就当最朦胧的烟雨,送给了最美好的江南。只是我依然会难过,会红了眼眶,会湿了眼角。我也知道,无论过了多久,遇到纷纷扬扬的雪时,我还是会不畏寒冷地在雪地里狂奔,任由雪花飞落在发上和眉间,然后连同天地交界线,逐渐被大雪擦拭直至不见。

听说,十一月化作诗人,藏在了南方秋风落叶里。很多人在等,等微风挽过衣袖,等秋叶落在掌心,等离开的人缓缓向着自己走来!

有人转头问我:“你在等什么”?

我伸手接过正飘落的一片叶子:“我谁也没等。谁也不会来”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郑州市的癫痫治疗专业医院
癫痫疾病常见的治疗办法是什么
长春市哪的癫痫医院比较好
相关阅读
草的相爱
· 草的相爱

两棵草,很相爱。其中一棵总是担心自己或另一棵会突然死了。草的世界是非常危险的,山羊啊,牛啊,甚至小孩子无心的小手小脚也会给脆弱的它们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