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爱情美文

白色的门

时间:2022-07-26   浏览:2次

多少年来,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扇门、和这扇门里的那个人。

黄灰色的木门,残留着夕阳西下的时光,落漆的表面已经露出了久远的伤痕,木理上被雕琢的纹迹记录着年轮的往事。一把斑斑旧迹的铜锁锁住了山寺里阴森的木鱼声,匀和的钟声循着林涛绵绵回荡在幽幽的深谷中。

她是我的一个学生,一个挺有才华的设计师。她未婚先孕生下了一个男孩,男方擅自把孩子带走了而抛弃了她。从那以后,她像疯了一样寻找孩子,几年后她突然失踪了,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她的同学告诉我她的凄凉遭遇,惋惜的心情夹杂着愤怒,可怜的母亲期盼着不安。我不知道她会去哪里?是否还在这个世上?她是我非常看重的学生却落得这样的下场,无论从老师的职业道德、人性尚存的敬畏生命,只要她还活着我都应该尽力找到她,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、一个善良的母亲。

几年过去了,没有她的任何消息,她的父母要我放弃寻找,其他学生也要我别找了。但是,我回忆着这几年寻找的路、收集的消息,有种直觉在冥幂中向我召唤,她隐匿在某个地方,避开人世间的纷杂,为孩子修行着善良。她在为自己的罪孽赎罪,也在为孩子的平安保佑。

终于,准确的知道了她在这个寺院里修行。我以老师的身份来看她,想知道她的所有。

夕阳下,白色的门变灰变暗了。一阵阵的冷风从我身后吹来,不由一个寒颤。我摸着陈旧的铜环,不知道该不该扣响这扇门?不知道她会不会开门?我缩回了冷冷的手,望着有些模糊的那把旧锁,迟疑着。

岁月把一个人从善良变成了罪恶,残害了一个稚嫩的生命,把周围的亲人推入了火坑。紧锁的门无言着悲凉,蔓延着脉管里无声的愤怒。

我还是摸着门环,轻轻的叩了一下。

猛然间,我回退了几步,生怕她会出来问我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森林的风有些呼啸了。我从门缝里看见大殿上亮着灯,有人影在闪动。我又扣了几声铜环,还是没有人过来。

大殿上朦朦胧胧着一盏弱弱的灯,看得见长幛在飘动,木鱼声声,缓缓平平,安详得宁静,我看见一扇柔弱的背影匍匐在殿前祈祷着世间万物善良大爱。平静详和的钟声悠悠响起,回旋在大殿里,回荡在千秋的涛声中。

一股冷风从门缝里飘出,我一下子懂了,原来我已经被挡在了门外。

她不想见我,也不想知道我是谁。也许多年的修炼并没有解脱她心中的荒凉阴影,也许她确实希望在平静的月光下,缓缓的钟声里不被人打扰,幽静着生命。

我望着那扇白色的木门,清净,悠然,虔诚,矜持。她不愿意见我肯定有她的理由,只要她清楚她的老师、家人、一直在挂念着她就够了。

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把铜锁和记录岁月斑驳的印迹,不舍的离开寺院的阶梯。回望着大殿点点黄灯,祝福她早日修炼入佛,遁入空门。也许有一天,她的孩子会寻找着妈妈的足迹,跪拜在佛的面前,一缕青烟,一长云幛。

不管是春色里的暮光还是秋雨中的星辰,不管是铜环上的手印还是烛火里的一片念想。只要有山林的涛声和一缕冉冉升起的青云,她就会知道还有很多双眼神在白门的缝隙里望她、念她、想她……


漯河治疗癫痫病哪里好
湖南治癫痫医院哪里好?
治疗癫痫疾病医院都有哪些呢
相关阅读
白色的门
· 白色的门

多少年来,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扇门、和这扇门里的那个人。黄灰色的木门,残留着夕阳西下的时光,落漆的表面已经露出了久远的伤痕,木理上被雕琢的...